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教证之光

从藏文开始,带你领略藏传佛教的魅力!

 
 
 
 
 
 

丹宝活佛:大圆满、大手印、大中观的三种证悟方式

2012-7-1 15:04:10 阅读1222 评论1 12012/07 July1

一种是闻思见解的方式。这种方式要通过非常广大的闻思,来抉择见解。这需要具备极大的智慧和精进才能做到。包括比方说用马车五支七支以及中观五大因来抉择空性的道理。对一般人尤其是在家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,这是好比新密派的格西和旧密派的堪布们才能做到的事情。

一种是窍诀修持的方式,虽然不用象前面那样作广大的闻思,但窍诀也是很多的,包括象七宝藏、四心髓、三自解脱、三休息、大宝伏藏、旧译续部全集等等,也是非常多的,仅仅是看一遍也需要非常多的时间,所以相对也不太容易。

第三种是加持转移的方式,将三种传承上师的加持,转移到自己心中,从而获得证悟。因此对上师的信心非常重要。它也可以算作窍诀修持的方式,因为也是靠修持上师的窍诀来成就的,但主要是加持转移的方式。这里的窍诀,是概要而甚深的,如同病灶上直接进行艾灸一般,如《具证长老》、《觉性赤见》等等即是。尤其浊世众生寿短病多,这个方式的利益是很大的。所以米旁仁波切在《具证长老》中说,即使是村中咒师,虽未进行广大的闻思和修学,但通过窍诀方式来护持心性,也能够不很辛苦地很快达到持明地,这就是由于甚深道的力量所致。此话即是对于此种方式而言的。

笔者按:这是丹宝活佛经常讲的,故而与大家分享,希望大家能够受益。

作者  | 2012-7-1 15:04:10 | 阅读(1222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丹宝活佛:大中观与大圆满的关系

2012-7-1 15:00:23 阅读707 评论0 12012/07 July1

夏季的一天,两位居士向上师供养了采来的叫做“色钦”的黄花(大家可能知道有关入行论黄花的故事,故此不再赘述),想以此作为缘起,请上师有空时讲讲入行论的略义或其中智慧品的要义。上师的对此的答复是这样的:

入行论的智慧品是如实抉择了大中观见的。对此,米旁仁波切在《定解宝灯》中说过,某些认为自宗大圆满比大手印等等高,其实呢,证悟的话心意是一致的,未证悟的话道的概念都没有(意即谈不上)。所以在究竟上,大圆满和大中观是一致的。

然而,对于空性的见解,由大中观的可以得出理解来;而通过大圆满的修持,可以得到体验,这和仅仅是理解是不同的,又进了一步。

我们通过上师的对心性的指认以后,要去修持。仅仅是认识到心性是不够的,要去修,正如华智仁波切说过,认识时候的觉性如同黎明的光辉,力量圆满的觉性如同天亮一般,获得解脱时的觉性如同日出一般。所以要放下今生的事物,专一去修,除了觉性,没有其他可想的。

不仅是汉人,现在藏族人在修持方面也不行了。原因是什么呢?觉得这里的上师好,那里的上师也好,这里去见见,那里也去见见。过去能够有那么多人成就虹身,现在为什么就不能成就呢?现在的人不象过去那样专一修持了。

尤其我们在闻思见解、窍诀修持、加持转移三种方式中,是以加持转移的方式来证悟大圆满的,所以在三种传承上师的加持下,专一地去修持是非常重要的。

作者  | 2012-7-1 15:00:23 | 阅读(70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悠闲和缓慢

2012-5-20 16:57:37 阅读719 评论0 202012/05 May20

这是一个常见的景象,一群喇嘛在经堂门口等待着,互相询问:“上师什么时候来?”或者堪布在课堂上宣布:“明天有口传。”但并不讲什么时候开始,于是大家就在第二天早上在经堂门口等待。这些让来到藏地的汉族学人很不习惯。

前两天,很偶然地,一位嘉绒喇嘛叫我到房间里坐下喝茶,我答应了。喝着安多没有加盐的奶茶,录音机里还放着牧区的弹唱,使我的心一下子飞到了广阔的草原上,仿佛大家坐在广阔无人的原野上,听着热情的牧民小伙子在弹唱,以此款待远来的朋友,歌词里赞颂着三宝和家乡,他的歌喉浑厚中带着柔美,非常地愉悦,使得客人也沉醉在歌曲的气氛中。那位嘉绒喇嘛的话把我从感受中拉了出来,他说,你和其他的汉人不一样,你坐得住,他们很匆忙,好像坐不住,一会又要去哪里哪里。我说,我比较笨,脑子转不动,所以这样呀。一边想,确实,藏族人比汉族人要悠闲得多了。

确实这里的节奏缓慢很多,这引起了很多汉人学佛朋友的抱怨。我想说的是,这也是有好处的。

我们原来生活的环境,因为相对要复杂得多,事情也多得多,所以我们必须很有效率,往往不做规划,一天甚至一周的事情就做不完,也老是在为下一件事情做准备。到了藏地以后,并不是不需要计划了,但这里整个节奏缓慢得多,大部分的情都得不到预先的通知和计划,就觉得很不习惯。这样往往使我们觉得事情和时间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也很难定下具体的时间表。想必你也对此有过报怨。

不过,意想不到的是,这可能对我们的健康有好处。在高原上,因为缺氧导致心脏负荷过大,同样的体力和脑力的劳动,对心脏的负荷都是平地上的两倍,所以在同样的时间内要完成和汉地一样的工作,

作者  | 2012-5-20 16:57:37 | 阅读(71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关于吐蕃僧诤记的探讨

2012-3-29 18:16:14 阅读1019 评论0 292012/03 Mar29

一千多年前发生在西藏的一场顿渐的争论,虽然与一位在西藏弘扬禅宗的和尚有关,但随着宗派的此消彼长,早已湮没在历史的茫茫雾霭之中,在汉地几乎已经无人关心。只是若干年前法国汉学家的一部《吐蕃僧诤记》的出版,再度唤起这段沉睡在敦煌石窟中的尘封往事,也不禁使人好奇,在雪域这片风土文化殊为不同的土地上,象禅宗这样的宗派是怎样一度盛行的。

而在藏地,这段历史却在各个教派中广为人知,当年的大乘和尚也在新年的金刚舞中以一个大头孩子的形象出现,颇带几分喜庆。这段历史,在讲中观的时候,一般都会提到,情形是这样的:大堪布菩提萨多,亦即寂护或静命论师,由于他的博学和修持,也由于宿世的愿力,这位中观自续派中最重要的学者之一,从印度被请到西藏,和莲花生大师、藏王赤松德赞一起,奠定了藏传佛教的基础,一起被尊为师君三尊。在圆寂之前他预言,将来会有邪见盛行于藏地,那时藏王应将自己的弟子嘎玛拉西拉请来,由他来驳倒邪见,重树正见。后来大乘和尚到藏地弘扬顿见,摄受徒众极多,由于他的见解不推崇供养修福,桑耶供养为之一空。并且他推崇无思无虑的禅法。藏王遂迎来嘎玛拉西拉,与大乘和尚辩论。按照藏族历史,大乘和尚辩论失败,返回汉地之前,留下一只鞋子,并预言说,以后他会再来。这个预言常在不同派别之间辩论的时候拿来讥讽对方,表明对方的见解是和尚见。

而汉地的一些著作中则说大乘和尚得胜。近代以来,对敦煌文献的研究中发现,有些文献说明,大乘和尚在辩论中失败了。喇荣大堪布慈诚罗珠在讲《定解宝灯》这个不得不提到大乘和尚见解的著作时,认为没有大乘和尚胜利的根据,比方敦煌文献就说明大乘和尚是失败的。《僧诤记》也是从包括敦煌文献在内的史料来研究的。

作者  | 2012-3-29 18:16:14 | 阅读(101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藏汉大辞典下载

2012-3-18 23:05:02 阅读6241 评论5 182012/03 Mar18

博主根据原载于国学论坛的帖子进行了改写,以飨读者,也省去了注册才能下载之繁。

下载完全各个部分之后,一起解压,就生成上中下三册三个PDF文件。虽然这是扫描的79年版的征求意见稿,但跟正式的新版本内容没有多少差别。有了电子版,就比较方便,虽然纸张版对眼睛好,但当携带不便的时候,还是需要电子版的。当然需要自己给它编个藏文字母的检词表,用转写输入法也可以。

《藏汉大辞典》是一部综合的辞典。说是综合,是因为涵盖的方面非常广,从历史、地理、人物、佛学术语、藏药、动植物,不用说日常用词。整个大藏区的山川河流都有覆盖。佛学术语也是涵盖显密,跨越各个教派,因明、中观、俱舍等各学科都有涵盖。确实是一个学习藏语文的好帮手。

初学者因为不认识藏文,所以有双语对照是件再方便不过的事。当然,博主建议,藏文到一定程度以后,查词的时候只看藏文解释才好,这样有利学习,同时也有利语感,你懂的。

非常值得一提的是,这部于79年成书出版的大辞典,其参与编写的人员都是汉藏兼通的高手,应该是比现在的学界水平要高的,从一件事可见一斑,当年这些人可以做到让一些国家发行的报刊、领导人文集的藏文版和汉文版同时推出,而现在的一班人已经不能做到了。当年这群人翻译汉文文献、名著成为藏文的效率是非常高的。除了其中享誉世界的藏族学者土登尼玛,象汉人杨化群是曾经就读于哲蚌寺若干年的。所以这部词典的质量还是可以让人满意的。

作者  | 2012-3-18 23:05:02 | 阅读(6241) |评论(5) | 阅读全文>>

关于名词翻译的一些探讨

2012-3-9 19:00:30 阅读736 评论1 92012/03 Mar9

在安多的草原上的那个荒凉县城上,碰到了阿旺仁钦,那时他刚刚从汉地返回。他是去为金刚经的讲课作现场口译的。他谈到了对名词翻译的一些看法。

大家都知道,在我们的汉文佛学里,音译词太多。翻开戒律类的著作,象《毗奈耶》,科目的名字就是音译词!内容更是一大堆的音译词。俱舍论也是同样,这是所谓五部大论(其实是五大学科)的两个重要内容。其他部分也是一样。佛自己说的经文也是一样,虽然过去译经以白话著称,可是很多名词,尤其是佛学术语是只做音译的。

这有什么后果呢?首先是阅读困难,不解词,何以明句?从圣者的佛陀、菩萨、阿罗汉、斯陀含、阿跸拔至,凡夫的补特伽罗、一阐提,通篇都是音译词!连形容词摩诃都不翻为大!有木有!

然后是语义要靠词汇来表达,那精确的语义怎么体现?这些都妨碍了讲学和辩论的发展。在这也是佛学,尤其是五大科目,在汉地的发展,虽然这五大科目历史上早有翻译。试想,我们听新闻,不说奥巴马是总统,说是普来斯登特,你不会晕倒么?所以从语言的交流和表述功能来说,这么多音译词造成结果不是什么好结果。

先祖们所谓的不翻,即不做意译或直译的理由是什么呢?基本概况起来,无非是:多义、尊重、此方无有之事物。

首先,如果多义不翻,那么请问,任何一种语言里,含多义的词语岂不占到百分之几十以上?那么哪一种语言所表示的专业学科翻译成另一种语言的时候,有百分之二十以上的音译词?如果是这样,这门学科还能传下去吗?如果你说书在,那不等于学术的生命已经终结了吗?

然后作为尊重不翻,请问整个佛学和圣者都需要尊重吗?如果是,那都用音译好了,不用

作者  | 2012-3-9 19:00:30 | 阅读(736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米旁仁波切与利美

2011-8-9 14:53:03 阅读809 评论1 92011/08 Aug9

说到米旁(或音译作麦彭)仁波切,我们大都会想起“前译教法的明灯”这样的形容词,确实,他对于前译教法的精通和卓越的贡献,都是空前绝后的。但这里要说的,是他无偏的修法与弘法,就是我们通常要说的利美精神(ris med)了。

在那篇著名的祈祷颂中,“觉空文殊童子加持下,开启心意界中八辩藏,教证佛法殊胜之君主,向彼不败超胜者祈祷!”并没有提到前译教法,而是把他称作教证佛法之主人,确实如此,正如他的上师蒋扬钦则汪波一样,堪称教证二法和修传教法之主。不过在这方面,他没有他的上师出名罢了。

在他那个时代,应该没有人比他更精通前译教法了。可是对于新译密法,他也是做广泛的闻思和修持的。新译中很富盛名的胜乐金刚和密集金刚,他都有作闭关,有著作。他曾经亲赴壤塘,求取时轮金刚的修法,终身作修持,并且写下了时轮大疏。觉囊派六支瑜伽的闭关年数,也是在他的建议下缩短的。他也曾经去玉树的班钦寺,求得那若六法并实修。

所以他是精通各派的见解和修法的。无怪乎他能够写出本初心辨析那样的著作,它阐述和辨析了密法的本来智慧,顺带评价了各派密法的差别,这是只有精通新旧密法才能写出的。

本来兼修各派教法的僧人和大德,在藏传佛教历史上都很多,这大概是虽然各有寺籍,但对学修并无硬行要求的缘故。但真正无有任何偏见地重视各派的修法,去修持,维护,弘扬的,确实是不多的。

那年去到米旁仁波切寺院的时候,见到他闭关的旧居,看到石板上留下的脚印,自己几乎不相信自己还有这样的缘分。旧物犹在,斯人已逝,慨叹无益,谨以此文,作为文殊金刚生生世世摄受之因!

作者  | 2011-8-9 14:53:03 | 阅读(809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前世的语言宿习是否可以期待

2011-7-16 12:17:25 阅读1036 评论0 162011/07 July16

听说过某某人学藏文到了一定程度,是因为上师的加持,自己的努力,但自己前世宿习的苏醒占据了一半的功劳。也曾听人说,某某人前世是藏族人,所以这辈子学藏文非常快,非常轻松。言下之意,他自己前世不是藏族人,所以这辈子努力学也没有用。

真的是这样吗?

语言宿习的苏醒,当然是一件值得额手称庆的事情,如同你从仓库里取出来本来属于你的东西,然后加以享用一样。但不能唤醒也无可奈何,正如武侠小说里坚固的石门,你不知道机关,无从下手一样。

问题还不止于此。其实这个在这个圈子里,前世是藏族人的人太多了,大多的人去算卦看圆光,都被告知前世都是藏族人,甚至藏族出家人或咒师。当然很多人是仅仅托人去报出自己的名字的。

有位在青海十多年的出家人,口语还不能达到交流的程度,经自己的上师指点后,念文殊真实名经,几个月后口语就提高很多,更神奇的是,他在觉受中,看到自己前世是一名藏族咒师,并事后找到在觉受中出现过的供养过自己前世的藏族百姓,该户人家他从未去过,但家中的景象与觉受中一样。

我们很多人也不是今生才开始学佛,但今生也大都经历了从蒙昧的学佛、皈依等等阶段走到了现在。所以宿习的成熟和发现是要有时间和过程的。

不但学佛是这样,学习藏文也是这样。等待习气的苏醒和机缘的成熟,对于有强烈愿望要学藏文的人来说,无疑是太漫长了,你会等到花儿也谢了,只怕是时过境迁,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

那位出家人在觉受中感到自己不止一次生为藏人,甚至前世也是修行人,今生还需要这样,想学藏文的我们,不学,去指望习气的苏醒,又能怎样呢?还是现实一些比较

作者  | 2011-7-16 12:17:25 | 阅读(103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其他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向往的生活近了……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藏文学习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在藏生活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喇荣的光辉岁月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利美精神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智悲光辉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如是我闻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